您的瀏覽器已過時

要正常瀏覽本網站請升級您的瀏覽器。 現在升級​​

×

09/14 - 09/21
2010

昨天被打倒,今天被尊崇 -中國基督徒如何看孔子

呂漢良報導

大起大落的待遇

中國人對孔子極端的愛和恨是世間罕見的。無論是希臘的蘇格拉底、法國的雨果、英國的沙莎士比亞、德國的歌德,他們各人在本國所得到的待遇,都無法與孔子在中國大起大落的待遇相比。自漢武帝接納董仲舒「獨尊儒術,罷黜百家」的奏本以後,兩千多年來,歷代帝王對孔子的追封追諡不斷提高,清世祖更封孔子為「大成至聖文宣先師」,各地紛建孔廟。從2004年開始,中國政府動用國家資源,祭孔大典一年比一年隆重舖張!尊孔更迅速走向國際化。截至2009年12月,中國已在全球87個國家,建立了共583所「孔子學院」,還計劃到2012年要增至1,000所!

中國人雖然對孔子極度尊崇,但有時又對他深惡痛絕!秦始皇的焚書坑儒不用說。「五四運動」認為儒學作為傳統文化的主流,要對中國的貧窮、落後、積弱負責,高喊「打倒孔家店」,孔子成了替罪的羔羊。「文化大革命」中的「破四舊」使山東曲阜的孔廟、孔林、孔墓遭到徹底的破壞;其後的「批林批孔」,全國中、小學生都被灌輸孔子的「反動言論」,反孔的狂潮巨浪滔天!孔子昨天才被狠狠打倒,但今天又被高舉膜拜,同一個政權,對同一個人物,態度是何其的反覆無常!

洪予健牧師日前在温哥華舉行的「信仰與文化講座」,以「中國基督徒如何看孔子」為題,與二百多位與會者一起探索孔子在中國奇特的禮遇和遭遇、孔子的學說、基督徒如何看孔子及其學説。大家都聽得津津有味,不少提問更富有啟發性。很多來自中國的同胞,孔子在他們的認知中早已被歪曲了,他們盼望能重新認識孔子。基督徒則渴望在信仰的亮光下,擺正孔子及其學說的位置。這場「信仰與文化講座」由北美浸信會信友堂與温哥華短宣訓練中心合辦,加拿大中國福音會協辦。

孔子的成就與缺失

洪予健牧師首先指出孔子的品德、修養、智慧、才能均傑出無比。他謙恭自省,敬天重人,安貧樂道。他誨人不倦,有教無類,因材施教。他執著使命,周遊列國,奔走呼號,宏揚仁義。他克己復禮,知其不可而為之。發憤忘食,樂以忘憂。孔子無權、無勢、無財,但他的品德學問感人至深,也深得弟子的景仰愛戴。

無論孔子的品德學問怎樣冠絕群倫,但他仍是人,有人的限制。我們也看見他學說有偏差的地方。(箴九:10)例如他認為「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」,有歧視婦女之嫌。他說的「敬鬼神而遠之」,反映他對超自然的存在採取存而不問、迴避逃避的態度。孔子既是亞當的後裔,他當然有與生俱來的罪性,也需要耶穌基督寶血的拯救。(羅五:12)孔子求天道,但上帝的特殊啟示沒有臨到他,他不可能認識上帝,也不可能知天道。弟子問他生與死的大問題時,他只答:「未知生,焉知死?」沒有正面回應。孔子沒有向上作突破超越的追求,他追求的是人道,是向下針對人倫、器物層面的研究。

洪牧師指出不認識上帝就不可能真正認識人。孔子的倫理教導因此失去重要的根基。他雖然看見人性的敗壞,但仍相信人本自足。他說:「仁遠乎哉!我欲仁,斯仁至矣」,可見孔子相信人有能力自我完善,達致「仁」的境界。他雖然關心國事,但不知如何制衡監督掌權者的權力,讓民眾免受苛政之苦。他最大的理想是倚靠聖君明主以德治天下,使天下歸仁。結果反被專制者利用,幫助他們的統治,成為他們的幫凶。因為沒有上帝,專制者以為自己就是上帝。任意妄為,殘民自肥!孔子卻侈言「政者,正也,子帥以正,孰敢不正」!

我們的使命

洪牧師在總結時强調作為當代的基督徒,我們有不可推卸的福音與文化使命。既要在上帝話語的指引下,擺正孔子及其學說與我們所信福音真理的關係;又要正確分辨儒學在中華文化所起的正、反作用。

我們為上帝的普遍恩典對華夏民族的眷顧,在兩千五百年前興起孔子這位奠定中華文明道德的偉大先賢而感恩。孔子的儒學展現了人在上帝的普遍啟示下,對仁愛公義、倫理秩序的自覺。(羅二:14-15)其率性修道的人文精神,有助於使中華文

明,能較早擺脫泛神主義偶像崇拜的低級迷信。

作為基督徒,我們反對將孔子封為「至聖先師」,對他頂禮膜拜;反對動用國家資源大搞尊孔祭孔,將孔子偶像化;我們也反對不分青紅皂白地將中國一切的不幸,都歸咎孔子。我們要反省國人因奉孔子為偶像所帶來的民族自大。從明、清到「五四運動」,儒學成了抵擋福音來華的主力。「五四運動」雖然推翻了儒學在中國道統的偶像地位,卻為馬列主義日後的長驅直進作了準備。文革中對孔子的批鬥,顯明了沒有基督真理的指引,結果只能是越走越黑暗、越荒謬!

洪牧師呼籲中國基督徒,切莫把自己關在教會的四道墻內,要藉著《聖經》的真理,在文化價值上表明自己的立場。我們更要認清這絕非是中、西文化之爭,乃是上帝的普世真理,在更新中國文化過程中屬靈的爭戰。

回應

楊愛程博士在回應中作了精彩的補充。他指出有人誤解了「敬鬼神而遠之」,以為孔子有「唯物主義」的傾向。其實孔子當時的語彙與今日的截然不同。孔子的鬼神觀源自商、周。當時的人相信樹有樹神,山有山神,河有河神,萬物皆有神,祖先死了也變為神。神鬼是同一類別,可以互換。孔子所說的「怪、力、亂、神」正是指這等鬼或神,與基督徒所信的至高上帝根本不同。孔子說「五十而知天命」是指他到五十歲時才領會天意,學習尊重天意。孔子獨尊「天」,不事「鬼神」。他的觀念來自殷商的「上帝」和周人的「上天」,這才是比較接近《聖經》中的「造物主上帝」和「至高神」,即大寫英文詞語 God 所代表的那位獨一無二的「神」。

全程聆聽信仰與文化講座,請登上:http://www.fcnabc.org/fuyinyuehui.htm

本文經加拿大中國福音會同意,可自由轉載

    |
    Announcement